慈禧太后与摄影艺术

EMPRESS CIXI AND THE ART OF PHOTOGRAPHY

裕勋龄

YU XUNLING

慈禧太后像

裕勋龄
约1903年
明胶银盐印相
23 x 18 厘米
洛文希尔收藏

洛文希尔收藏中的慈禧太后肖像

洛文希尔收藏藏有一批慈禧太后(1835-1908)标志性的摄影肖像,均由摄影师裕勋龄(约1880-1943)拍摄。慈禧太后的存世照片屈指可数,除洛文希尔收藏外,本照片的其它版本亦见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和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史密森学会所辖弗利尔美术馆及亚瑟·赛克勒美术馆 (Smithsonian Institution’s Freer Gallery of Art and the Arthur M. Sackler Gallery)。

裕勋龄于1903至1904年奉旨拍摄的一系列慈禧太后肖像,是清末这位权倾朝野的政治人物仅存的影像记录。勋龄为清廷驻日、法公使三品卿裕庚(c. 1836-1905)之继子,少年时期随继父出使国外,接触摄影并渐入佳境。勋龄的两位妹妹德龄(c.18781944)及容龄(1882-1973)均被慈禧召入宫中,为慈禧聘请的肖像画家凯瑟琳·卡尔(Katharine Carl, 1865-1938)作翻译,因而亦常常在勋龄为慈禧所摄照片中入镜。

慈禧肖像照的艺术创意常由慈禧本人亲自谋划,如设定构图及主题等。慈禧与勋龄相辅相成的艺术创作关系在中国摄影史上亦是首开先河,勋龄更被不少历史学者誉为中国艺术肖像的先驱摄影师。

Block 3 Xunling2

佚名摄影师
宫廷摄影师裕勋龄像
明胶银盐印相
史密森学会弗利尔美术馆

醉心摄影艺术的老佛爷

慈禧太后是中国历史上为数不多手握重权的女性,自1861年咸丰帝驾崩起,至1908年西逝,她都是清廷政治的核心。

慈禧贵为咸丰独长子之母,本就逢机遘会,再加上她过人的政治嗅觉及手段,使得她能够不失时机地维持自身统治地位直至清朝土崩瓦解的前夕。在慈禧掌权的近五十载春秋中,她亦有过不少革新变法的举措,代表了当时清廷现代化君主的先锋形象。

慈禧曾积极推动大清各个方面的革旧维新,她作为各类艺术及戏剧热忱的赞助人,还促进了宫廷装饰及表演艺术形式的兼收并蓄之势。此外,慈禧对当时新兴的摄影艺术兴致勃勃,于1903至1904年间拍摄了许多肖像照,不少用于赠予外国来宾及清廷高官,有的则为其私藏,直至慈禧逝世才逐渐公之于众。

勋龄所拍摄的慈禧肖像体现着这位初出茅庐的摄影师与身居高位的皇太后之间的艺术合作,慈禧对摄影津津乐道,对每一张肖像照的构思构图都亲力亲为。除了官方肖像,慈禧还创作了不少元素繁复的艺术摄影群像,均以京剧角色或观音菩萨为灵感来源。在这一系列肖像摄影中,慈禧在大至主题、小至细节的把控上面面俱到,而勋龄则担任着协助慈禧呈现她艺术构想的摄影技术专家及执行者的角色。

  • https://loewentheilcollection.com/wp-content/uploads/2021/10/CIXI_003-copy.jpg
  • https://loewentheilcollection.com/wp-content/uploads/2021/10/CIXI_005-copy.jpg
  • https://loewentheilcollection.com/wp-content/uploads/2021/10/CIXI-FREER-SACKLER-2-copy.jpg
  • 裕勋龄《慈禧太后观音大士像》网版翻印,约1903年,洛文希尔收藏
  • 裕勋龄《慈禧太后像》网版翻印,约1910年,洛文希尔收藏
  • 裕勋龄,慈禧太后观世音像,约1903年,弗里尔美术馆与亚瑟·赛克勒美术馆藏

慈禧太后肖像照

慈禧的御前翻译及传记作家德龄在其书中记录了慈禧喜爱乔装的原因,乃是因为每每感到恼怒愤懑时,扮作观音便觉平静。此法见效显著,让慈禧下意识提醒自己乃受人敬仰、慈悲为怀的菩萨。以此为题留影,更能时刻见着自己所向往的心平气和。

慈禧并非第一位热爱乔装成神仙人物的清廷统治者,摄影术问世前,清高宗乾隆便已命画师将自己绘成普贤菩萨等宗教人物形象。

 

前无古人的皇太后肖像照

自约十一至十九世纪的中国,在位帝后的肖像画作均严禁公开展示。无论正式或非正式的皇室人像,亦不可私藏,遑论昭示。明清时期,私藏皇室肖像或被处谋逆罪。

勋龄于十九、二十世纪转折间定格下的慈禧肖像,是这位虽身居深宫却紧跟时代潮流的皇太后最早的一批摄影肖像。这批照片是慈禧临近七十大寿前下旨拍摄的,成片常作为外交礼物赠予各国公使,或作为皇家御赐赠予清廷高官。

裕勋龄《慈禧太后像》约1903年,洛文希尔收藏

慈禧亲信、军机大臣瞿鸿禨(1850-1918)于《清宫旧事纪略》中谈到光绪三十年(1904)获赐慈禧肖像一事:“三十年四月二十五日臣鸿禨荷蒙慈圣特赏圣容照像,臣跪领捧回,衹敬供奉,殊恩旷典,亘古未闻,世世子孙惟当恪谨尊天之德。”

裕勋龄《慈禧太后像》约1903年,弗利尔美术馆及亚瑟·赛克勒美术馆藏

影 · 画相映

胡博 · 华士(Hubert Vos, 1855 – 1935)
慈禧太后
布面油画
1905-06
图片来源:故宫博物院

拾光掠影

清末中国摄影师作品集珍